首页 > 房产资讯 >新闻内容

深圳租房:大城市群富时代来临,却忘了我的存在!

2021年05月06日 10:38

 刚刚毕业怀着闯劲

独身来到大城市

满腔热血想打拼一番

以为会踏上征途

不想是踏上“穷途”。

01 人在穷途


大城市的街道无疑是最繁华的,高楼整齐如一,商铺应接不暇,连夜晚都灯火通明,工资很高,当然房租也很贵。有地产品牌的高管说,在北京有860万人需要租房,250万套房合规,而这些房源人均租金7000元。

也就是说,当我们刚毕业,拿着微薄的实习工资时,仰望着高楼大厦,却只能住在很小的单间,和人公用一个厕所,一个厨房。清晨在室友的洗漱声中苏醒,强打起精神跟陌生人挤地铁,晚上回到家伴着吵闹声如梦。

好室友千年难遇,能去在一起吃饭一定要好好珍惜。遇上糟糕的室友,厨房如战场,垃圾遍地;冰箱会魔法,放进去的东西有去无回;厕所是禁地,你不会想知道的……

即便是这样的生活也很昂贵,工资的一半都交了房租,大城市群富时代来临,却忘了我的存在。


02 人在征途

2019年2月,我打开租客网,发送了一条求租信息,想要改变现在的生活,运气好也是租客网的客服靠谱,真的帮我找到了不错的单间,虽然小但胜在干净整洁,我把这间房布置的很温馨,这样每晚拖着疲惫的身体,就可以舒服的躺在床上,吃着零食,听着音乐,晚上欣赏窗外的灯火辉煌,在这个可以被称作“家”的地方。

之后接触了兴趣相投的室友,偶尔还会互相请吃宵夜,一起追剧,一起吐槽……

有一天打开租客网习惯性点开租客百科搜索信息,突然跳出来一个海报,提示我已经使用租客网521天,鼓励我以后也要加油。有时真的会感谢当初敢于改变的自己,感谢为我提供这一切的租客网平台。

生活就是这样,它从来不会招招手说:“孩子你过来,走这条路,这条是正确的”。生活只会把你带到一条路上说:“就是这条,你给我过去试试水”。


别让生活主导了你,在这个孤单的城市,寻找适合的家!



相关推荐

原创 阅文集团高管团队大震动 CEO吴文辉辞职程武接任

传由于阅文集团要在内部推动免费阅读,但其意见并没有达成统一而造成高管离职出品|每日财报作者|劭阳4月27日下午,市场突然传出阅文集团高管集体离职,包括吴文辉在内的核心团队将离职的消息,腾讯互娱团队将接手管理,一时引爆网络。很快晚间,阅文集团发布公告宣布管理团队调整,现任联席首席执行官吴文辉及部分高管团队辞任目前管理职务,腾讯集团副总裁、腾讯影业首席执行官程武接任。根据公开资料,阅文集团成立于2015年3月,是由腾讯文学与盛大文学为主体成立而来。2005年腾讯集团以47亿收购盛大文学10%股权,而后成立阅文集团,现阅文集团旗下包括QQ阅读、起点中文网、潇湘书院等网文品牌。其《鬼吹灯》、《琅琊榜》、《扶摇皇后》等多部网文被改编为影视作品。目前阅文集团拥有1220万部作品储备,涵盖200多种内容品种,合计810万名创作者。2017年11月,阅文集团登陆港交所上市,2018年,其营业收入达50.04亿元,2019年实现总收入83.5亿元,毛利润36.9亿元,净利润11.1亿元,业绩整体良好,但是也面临比较大的挑战,尤其是核心业务板块的在线阅读出现了连续下滑。2018年阅文在线业务营收38.3亿元,在总营收占比76%,而在2017年该板块占比为85.2%;2019年在线业务营收同比下降3%至37.1亿元,在总营收占比跌至44.5%。而今,有消息称,本次是由于阅文集团要在内部推动免费阅读,但其意见并没有达成统一而造成高管离职。目前来看,阅文集团持股情况为腾讯持股56.51%,为第一大股东,吴文辉持股2.65%,持股2710万股。值得注意的是,阅文曾经的重要股东凯雷已经清仓阅文集团。2020年1月,据销售文件披露,凯雷以每股37.8元至39元,配售旗下投资工具LaosheInvestment及LuxunInvestment所持有的4114.16万股阅文股份,套现15.55亿至16.05亿元。《每日财报》注意到,在此之前,吴文辉便已经有一次“出走”经历。吴文辉,毕业于北京大学,网名黑暗之心,2002年,喜爱阅读小说的他参与并发起创立了起点中文网,2004年,起点中文网被盛大文学收购,吴文辉担任盛大文学总裁。2013年,由于起点中文网与盛大文学内部问题,吴文辉带领团队“出走”盛大文学,接住了腾讯的橄榄枝,担任腾讯文学CEO。那么吴文辉的下一站会是哪里呢?有传言称,吴文辉将加入今日头条。不过这种传言并非空穴来风。今日头条时下正在大力进军小说领域。前不久在4月21日世界读书日,今日头条小说频道宣布更新品牌为“番茄小说”。该品牌与今日头条2019年推出的独立小说App名称一致。统一后的新品牌Slogan为:免费好书,尽在番茄。承袭今日头条一贯的战略打法,番茄小说支持全部免费阅读,这将直接倒逼网文收费模式的终结。对于很多网文公司来说,这将是一大冲击。种种传言是流言还是事实,我们将时刻关注后续动态。

2020年04月28日 11:36

租客网:你保护世界,我们保护你的租房生活

租客大时代下,租赁成为日常,生活的一地鸡毛,是租客演绎出的人生百态。酸甜苦辣咸里,肯定有一个你【酸咸】“租的房子太老,电器是易坏体质,水压不稳常常洗不了热水澡;合租室友爱抠脚,卫生不愿打扫,作息总合不上拍,我只能常常顶着大熊猫一样的黑眼圈去上班”【温暖】“某天我在深夜一边吃着泡面一边改着方案,突然停电,周围一片黑暗,我吓得不知所措,只好打电话给房东询问情况,没想到房东大妈一点没脾气,立马带人过来检查线路,走的时候还递给我一把锁,让我多锁一道门,怕我一个女孩子在老小区不安全,那天晚上我一边吃着剩下的泡面一边哭了好久。”【小确幸】“合租的室友恋爱了,要搬出去和男朋友一起住,临走的时候请我吃了一顿火锅,说感谢我合租以来对她的照顾,之后我一直看着她结婚生子,我从来没想过我会在合租期间有幸参与一个女孩子的一生”【苦涩】“因为房东突然卖房,只能被迫在深夜找房搬家,一个人拎着大包小包在马路上拦车,零下几十度的冬天,我搬进新家已经是凌晨三点,害怕被合租的室友投诉扰民,只敢靠着行李袋睡了一夜”【回甘】“我遇到的大部分房东,租房前说的挺好,搬进去下月立马涨房租。还好现在碰到了一个不错的房东,5年没涨过我租金。”人间不值得,人生值得十年前你说生如夏花般绚烂,十年后你说平凡才是唯一的答案,租客们的百味人生,是愿所有的后会有期,都是它日的别来无恙。生活虽是一地鸡毛,但我们仍要高歌前进!在短视频横行的时代,所有人都是主角,不必彷徨,有缺憾才是真实的人生,租客网用短视频为租客发声,租囧生活大爆炸,真实阐述租客百味人生,让世界倾听租客心声!租客网——“好生活,租着过”租客网颠覆传统租赁行业的运营模式,为广大租客提供了海量的真实房源信息和专业舒心的一站式租房服务,并以平台资源整合为优势,首次打造“免押金、免中介费”房屋租赁时代,打造出中国最大房屋租赁平台房子是租来的,但生活不是,愿你历经山河,仍觉人生值得

2020年04月27日 10:39

在线教育爆火,只有这两类公司抓住了流量红利,60%企业恐倒闭

今年2月,在线教育的需求全面爆发。此前,从业者热议的话题一直是如何培育市场获取流量。2019年,在线教育大打营销牌,烧钱拼广告,花费几百亿也不过带来几千万用户。疫情下,因为“停课不停学”,不花一分钱,就全面的提高了家长和学生对在线教育的认知,也使在线教育迎来爆发性的流量增长,有业者估测,至少为在线教育节约近5000亿的获客成本。各大媒体纷纷预测,在线教育将成为疫情过后的最火行业之一,可能将改变在线教育获客难、获客贵,大部分呈亏损的状态,并在5年后迎来大爆发。多鲸资本合伙人葛文伟表示,决定着在线教育爆发的关键因素有两个,一个是底层基础设施的变化,5G、AI等科技的发展和建设,家庭网络的普及和使用费用的降低,在提高在线教育效果的同时,令用户使用在线教育的门槛持续降低。另一个是形成完整产业链,即在线上教师培训、技术平台提供等产业环节上都有专门的服务机构。产业上下游的不断完善,将实现资源协同共振,不断降低企业成本。而大批量的用户涌入,也引发了不少从业者的忧虑。中国平安旗下麦奇教育科技(iTutorGroup)中国大陆事业部总经理赖荣明的观点较有代表性,他说,“如果一些教育机构因为承接不住大流量的涌入,而降低了教学质量,或者一些匆忙转向线上的教育机构不能给用户带来良好的体验,4月后将引来退费潮,机构仍然要面临重大打击。而很多用户可能会丧失对在线教育的信任,或者形成恶劣印象,短时间内很难扭转,反而可能成为在线教育的灾难。”更让从业者担心的是,此次在线教育在全国的“被迫性”普及,还有可能给在线教育发展带来极大的负面影响。由于教培行业具有产品标准化复制难、产品差异化难、评判标准复杂等特点,而大批量的用户涌入,在线教育企业是否有“招架之力”,教师及运营服务人员是否充足,服务是否跟得上,课程效果是否经得起检验,都将决定着其能否“有未来”。从这个角度来说,这场突如其来的疫情,恐怕不是在线教育企业的机会,而是试金石。有观点认为,今年一年内将有至少60%在线教育公司会倒闭,一大批抗风险能力弱的中小企业将被淘汰出局。精锐教育CEO张熙表示,目前,大部分在线教育公司都没有正现金流,发展都靠投资,存在泡沫。年初第一家宣布停运的在线教育企业明兮大语文,似乎也印证了这一推断。在其创始人王嘉树《致明兮家长的一封信》中,这样解释停运原因,“因为发展冒进,在项目初期同时开了4个学年的课程研究,导致投入大幅增加,同时又出现对融资节奏的误判,造成了运营资金产生巨大缺口。而最近融资中,投资方线下产业居多,因疫情放弃投资。”不过,线下教育的被迫转型和竞争的加剧,也将带来在线教育模式突破和创新的可能。行业中可能出现黑马,正如淘宝后再有京东、拼多多。但可以肯定的是马太效应将继续增强,头部企业的优势将进一步凸显。已经经过大量客户检验的产品和服务,势必仍将在这次疫情后,收获留存大批付费用户。已在教育行业布局多年的山行资本相关负责人表示,“疫情的爆发使在线教育迎来了意料之外的增长爆发,现在就是比拼各家公司此前积累的能力。”2月以来,iTutorGroup全平台流量增长4倍疫情为在线教育带来了极大机遇,但未必利好每一家在线教育机构。研究表明,只有两类公司抓住了这次疫情的流量红利:一是帮助实现教育信息化的互联网巨头,如阿里钉钉、腾讯教育、科大讯飞等,它们为各地中小学搭建线上平台。钉钉自2019年3月发布“钉钉未来校园”解决方案后,正式推出“教育钉钉”建立教育业务线,助力中小学校园教育数字化转型。在12月17日“教育钉钉”成为教育部在官网公布首批通过备案的教育类移动APP之一,然而彼时钉钉在大众心目中的定义仍然是“办公软件”。而疫情发生后,钉钉教育支持平台的身份被大众所熟知,教育行业地位开始突显。钉钉于1月29日发布“在家上课”计划,紧急上线直播课堂等,支持全国大中小学远程教学后,使得其下载量暴增。在各大APP应用商店排名不断上升,甚至越居首位,随后也被中小学生屡屡推上热搜。据阿里巴巴合伙人、钉钉副总裁方永新(花名大炮)透露,自疫情发生钉钉上线在线课堂后,带来的用户增量至少是以前10倍以上。截止2月中旬,钉钉已经支持了全国超30个省份、300多个城市的大中小学开课,覆盖超5000万学生。这教育业务规模的扩大,让阿里巴巴集团看到了中国未来数字化教育发展更多的可能性,将加大投入力度,优化巩固钉钉在教育生态中的地位。方永新表示,“钉钉教育线团队规模约为30人,此后阿里巴巴集团将在人员、技术、资源上进行更多的投入。明年我们除了去服务更多的学校、教育局和教育厅之外,更重要的是把目前我们发现的一些学校、学校、老师的的新需求,做重点开发,提供增值服务。”二是现有的在线教育龙头,如新东方、好未来、猿辅导、iTutorGroup等。中国平安旗下麦奇教育科技(iTutorGroup)成立于1998年,是全球第一家成立超20年的在线教育机构,为用户提供成人英语、对外汉语和青少儿英语、数学、语文、编程等真人在线互动课程,目前,已拥有数万名老师,每年提供超过千万堂在线互动课程。iTutorGroup靠成人英语真人互动培训起家,后期逐步开发了青少儿K12阶段课程,品类扩充至包括英语、数学、语文、编程在内的四门课程。并打造了成人在线英语教育品牌TutorABC、青少儿在线教育品牌vipJr,以及在线汉语教育品牌TutorMing三个子品牌。自2月以来,iTutorGroup全平台流量环比增长4倍,旗下青少儿在线教育品牌vipJr同比上涨215%,成人在线英语教育品牌TutorABC同比上涨了85%,单月注册用户突破了100万。其中80%新增注册量来自免费公开课。赖荣明表示,赠课的确是对外进行品牌和产品能力展示的一个机会,但要量力而行,且性质要单纯,保证质量和效果,“只有质量才能把流量留下来”。目前,iTutorGroup的付费用户两个品牌各占50%,而vipJr增速明显更快。“过去三年我们在青少儿英语方面投入更多,未来将同时发力英语、语文、数学、编程,为客户打造一站式学习平台。”赖荣明说,未来vipJr将成为iTutorGroup未来战略重心。战略重心转移,并不代表成人英语需求的下降,而是在线成人英语培训方面TutorABC的市场占有率已经达到了一定高度,产品已经相对成熟,未来一年TutorABC将更注重面向B端提供专业英语学习,打造“英语+”的概念。在线教育目前最大成本投入是获客,而iTutorGroup除了利用TutorABC、vipJr,两个品牌的互相引流外,还背靠中国平安集团这个巨大流量池。“在线教育建立自己的私域流量池是很重要的,烧钱获得流量,势必导致盈亏不平衡。目前集团各专业公司都在帮我们推广产品,未来我们还将为集团旗下各公司定制课程,深度服务与协作互引流量。”赖荣明坦言,今年也将面临着更大的工作压力,加快工作节奏。“其实我们原计划2020年底开放在线学习平台麦奇云,但是疫情突发,考虑到学校和B端机构对于平台系统支持的迫切需求,我们最终决定将开放时间提前。”iTutorGroup自研系统,目前技术团队已达500余人在这次疫情中,在线教育的工具性被凸显,即其互联网属性更被大众认可,而教育属性则次之。大部分被迫投入在线教育的用户,抱有的想法是“特殊时期,教育有总比没有好。”因此对于大部分在线教育企业而言,这次短期的用户暴增有可能只是一次免费的公益,而真正能帮助其获得红利和留存的是教育服务效果和体验。当教育部下发通知要求停止线下教学活动后,线下教育机构纷纷陷入焦虑,紧急求助寻找支持线上教学的开放平台。同时,各大在线教育机构通过免费攻势迎来大批流量,也迎来了宕机,微博中“XXX崩了”的热搜不断,评论中满是学生的吐槽。iTutorGroup却是个例外,“其实创立之初我们也是应用第三方直播平台进行授课,但运营过程中,我们逐渐发现第三方平台提供的服务不够精细,存在数据无法收集分析、依赖人工排课等情况,功能限制太多,如果定制,平台方要价又太高。”赖荣明对猎云网说。自2005年开始,iTutorGroup就投入到了一系列技术研发中,目前技术团队已达500余人,建立了动态课程生成系统、环球网络架构、在线学习系统以及可实现万人同时在线的全球智能讲堂等自研系统及平台。“如今iTutorGroup的运营完全依赖自研系统,尤其这次疫情期间对B端学校、机构免费开放的在线学习平台麦奇云,运用了自主研发的AI智能相关技术,可以完成教学、教材分屏、智能排课、课后作业、在线会议等在线教育机构的一系列运营。”据介绍,未来中国平安还将在技术方面对iTutorGroup持续赋能,提高其产能产值,赋能教师与教研团队。在线教育头部企业,更有争夺红利的实力,因为运营时间较长,对产品的打磨更完善,营销的经验也更加丰富,在突发疫情面前的反应也要更快。“麦奇科技创建至今已经有22年了,线上教育行业中发展史这么长的公司是难得一见的。这是缘于在日常运营中我们非常注重财务规划,不会动用学员未消课的预付款。另外由于我们经历过非典、台风等突发事件的洗礼,已经为应对突发情况的积累了很多经验和技术支持。”赖荣明说。在疫情发生之初,iTutorGroup召开了4个多小时的会议,对疫情形势做了分析和判断,并进行了紧急部署:全体员工取消休假线上复工,应对可能激增的用户;开启线上招聘,培训储备班主任和教师;对外开放每月400堂免费公开课,让学员平安在家学;捐赠1万套牛津英语课给战役一线人员,免费开放自主研发的在线学习平台麦奇云,并顺势在中国平安旗下子公司如平安好医生、壹钱包等APP中设立服务专区。大年初三,iTutorGroup就实现了全员线上复工,从1月底启动线上招聘至今共10000多人投递简历,超过60%参加线上面试,录取400多人,为后续在线教育的爆发增长储备员工。“疫情期间陆续有其他在线教育公司停运,并向我们寻求援助,预计4月后还会出现类似的情况。”不可否认,疫情为在线教育带来了短期的流量暴增,并提前了在线教育发展进程,然而能否将流量真正变为红利还要看疫情结束后各家的转化和留存率。

2020年03月14日 00:14